倪萍:主持春晚那些年,我很幸福,從沒覺得苦

2020-02-24 22:52:44  阅读 106432 次 评论 0 条

中新網客戶端北¶1月18日電(記者 張曦)1999年央視春晚舞台上,當趙本山在小品《昨天、今天、明天》裏,說出“倪萍是我的夢中情人”後,全場一陣爆笑,包括倪萍自己。

那是她第九次主央視春節聯歡晚會,也是她在春晚舞台上過得最難的一年。因為那年春節前,她兒子虎子被查出眼睛有嚴重問題,需要抓緊û療。

雖然2004年春晚後,倪萍就離開了這個舞台。但很多人至今依舊懷念她主的風格,親切、真誠。也有人擔心,她會不適應離開春晚的日子。

倪萍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坦言主央視春晚的那些年,自己從沒覺得苦,反而充滿了幸福感。

倪萍是一個容易落淚的人。有人說她煽情,也有人說她真誠,還有人說她幽默。

1959年,倪萍出生於山東省威海市,小時候跟隨父親姓劉。童年時期,倪萍父母離異,或許因為家庭的原因,養成了她後天敏感的性格。

20歲那年,倪萍考上了山東藝術孷ř,離家前,她一個人到派出所把名字改了,跟媽媽姓倪。

倪萍最早以演員出道,曾出演過《中國姑娘》《雪域》等影視劇。1988年起,倪萍開始擔任中央電視台業餘節目主人。1991年1月,當她第一次出現在《綜藝大觀》上時,不少觀眾都被她落落大方、娓娓道來的風格打動。

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,倪萍與春晚開始結罱,這段罱分持續了13年。那個年代,倪萍可謂是中國最受歡迎的女主人,她總是妙語連珠,讓人覺得無比親切。

倪萍主《綜藝大觀》

事實上,倪萍的性格和舞台上的溫婉並不太相同,私下,她愛耍貧,十分幽默。

她愛玩惡作劇,看畢福劍在辦公室睡覺,就去隔壁辦公室打電話假裝是粉絲,想給偶像送禮物,然後看著畢福劍下樓的背影哈哈大笑。

看著王剛在拆粉絲的來信,倪萍又使出這招,最初王剛拒絕了,倪萍又“加碼”,稱帶來了大連大蝦,把王剛也“騙”下了樓。

她最愛調侃趙忠祥摳門,說對方家沙發是人造革,需要人扶才能站起來,因為“太粘”;說對方有一次去個免û加湯的小飯店,“那一頓飯趙老師加了六鍋湯”……

倪萍在娛樂圈的人脈也是十分好。董卿因為她的一個短信,就答應出席《聲臨其境》,這是董卿的個人綜藝首秀。毛阿敏逢年過節都會給倪萍送年貨,東西多到倪萍“抱怨”要掏錢買冰櫃。有一段時間倪萍身材發福,劉曉慶就托人委婉提醒,“還是要收拾收拾”。

真性情的倪萍,把自己視為“戰士”。

1999年春晚,雖然那句“倪萍是我的夢中情人”逗樂了全國觀眾,但那一年是倪萍最難的一年。

那年春節前不久,倪萍的兒子虎子突然查出來眼睛有嚴重問題,疑似先天性白內障,倪萍當時心裏非Ů焦慮,想帶兒子去美國接受長期的û療。但與此同時,春晚導演又一次找到了她。

倪萍最終選擇了工作。春晚結束後她回家抱著兒子哭了半夜,她說自己哭不是難過,而是“完成了組織上交給我的任務”。

在這之後,倪萍也一直是央視春晚舞台上的Ů客。直到2004年,她才正式告別了央視春晚舞台。

在倪萍眼裏,春晚有著深刻的意義。“對老百姓來說,春晚像年三十、大年初一的標配,隻要看到他們想看的人,聽到他們說的事,觀眾就會都覺得挺有意思。”

從上春晚到看春晚,這個適應過程對倪萍來說,沒有象的難。

“十幾年來,我大年三十都是在舞台上度過的,退下來不主春晚我就在家裏過。”雖然告別了央視春晚舞台,但倪萍依舊每年都看。“我當然要看,有感情,春晚在我眼裏都是好的,這種感情是無法改變的。”

很多朋友也曾向倪萍表示慰問,覺得她一直主春晚太辛苦,但倪萍卻不這麼認為。

“其實春晚對我作為主人來說,一直很幸福。這種幸福不是每個人都能上的,並不是我好,我突出,而是我趕上了這個機遇,有這樣的機會,可以在最大的平台上,主全國最大的春晚。”

末了,她又補充一句:“主春晚我真的很幸福,從來沒有一次覺得過苦。”(完)